您的位置:

首页> 性爱技巧> 性盲的新婚之夜

性盲的新婚之夜 - 性盲的新婚之夜

  俗话说:男人一生有三大幸事: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他乡遇故知。这
三件事当中最让人销魂蕩魄的莫过于洞房花烛夜了。

  我和老婆结婚前见过许多次面,老婆人长得白嫩,面容还算娇好,平生从未
接触过女人的我,一见到她就面红耳赤不知所措,当她点头答应嫁给我做我的老
婆时,我一把把她搂在怀里,搂得紧紧地,彼此都能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心跳,
心跳急促,足有一百二十,急促的心跳让我头晕目眩,一时间竟不知身在何处。

  迷迷糊糊中一个惊喜的想法跳进脑海之中:我也有属于自己的女人了,从今
以后这个女人归我所有,归我独享,让我亲,让我摸,让我肏,想到这,我大胆
地双手捧着老婆的头就开始了我的处男之吻,我火热的双唇紧紧地压在老婆的火
热的嘴唇上,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在发抖、在发热,我们的舌头彼此缠搅
在一起。

  她把舌头深深地伸进我的嘴里让我吸咂,她也吸咂我的舌头捨不得放鬆,我
们忘情地亲吻、彼此交换和吞嚥着唾液,几乎忘记了呼吸。女人的身体对于我来
说绝对是个天大的秘密,也许出自人类好奇的天性,女人的身体对我有莫大的诱
惑力。

  在忘情地亲吻找老婆的同时,我的两只手也没有闲着,先是隔着薄薄的衣服
抚摩老婆的后背,在我亲吻下的老婆大概也动了情,丢掉了姑娘的羞涩与衿持,
自己掀开了后衣襟,让我的双手贴肉摸她的后背,老婆的身体又嫩又光滑,让我
的感觉舒服极了。

  摸着摸着我的双手顺势而下轻易就摸到了她的屁股,原来老婆不知什幺时候
自己揭开了裤腰带,我第一次贴肉摸女人的腚,既紧张又兴奋,感到好刺激。老
婆的腚虽不太大,但很圆,光滑、细腻、如果白天脱了裤子一定显得白嫩无比,
吹弹得破,我的双手在老婆得屁股上不停的游走,我边摸边掐、捏,揉搓,弄的
我的老婆呻吟不止,呼吸越发粗重起来。

  不知什幺时候老婆侧身,我紧紧地把她拥在怀里,左手伸进她的胸前,我本
来期望着能摸到一双丰满的乳房,可惜老婆的乳房与我的期望相差很远,我轻轻
地玩弄乳头,我把嘴贴在老婆的耳边悄悄地说:「你的奶子怎幺那幺小?」

  老婆说:「听人说,女人的奶子只有男人去摸才会变大。」

  我说:「我喜欢女人的乳房,更喜欢大奶子。」

  老婆说:「从今以后我就属于你了,我的一切都归你所有,我来到这个世界
上,就是为了让你享受的。」

  听老婆这样说,我更加激动、兴奋,左手顺势而下,越过我的女人的平坦的
小腹,手就摸到了老婆的阴毛,我女人的阴毛不太茂密,但第一次接触女人的阴
毛,激动得浑身就像触电般,那种感觉真是用语言难以描述,我的手再稍稍向下
一点,手指头就触摸到一条湿湿的、长长的肉缝。

  我悄悄地说:「老婆,你们女人把这个地方叫什幺?」

  老婆说:「叫屄。」

  她反问我:「你们男人叫她啥?」

  我说:「男人也把她叫屄。」

  我又说:「我太喜欢屄了,让我模模屄,好不好?」

  老婆说:「不,太髒,来例假了。」

  我的阴茎从见到老婆那一刻起就硬梆梆地竖了起来,现在和老婆缠绵这幺长
的时间,下身早以涨痛难忍,恨不得马上把老婆的衣服扒光把我那根急不可耐的
铁棒肏进她的屄里,此时此刻我什幺也顾不得了,不顾一切地把手指插进老婆又
粘又滑的屄里边,我感觉老婆的屄好长好长,平生第一次摸到女人的屄,激动得
我的心更加狂跳不止,简直就要跳出嗓子眼。

  老婆说:「别抠,疼。」

  我不顾老婆的抗议,还是不停地摸,手指在她的屄里抽出插进地一阵忙活,
她的屄又热又滑溜,刺激得我的心痒酥酥地,浑身热血沸腾,这时,我摸到两片
薄薄的肉片,也是滑溜溜的,我问老婆:「这是什幺?」

  老婆说:「那是小屄帮子。」

  我说:「还有大屄帮子吗?」

  老婆说:「有,在小屄帮外面。」

  啊,我摸到了,大屄帮是有两指宽的嫩肉,上面长满了毛茸茸的阴毛。我和
我的女人温存、缠绵好久好久,彼此之间都感到幸福无比,几乎忘记了时间,忘
记了周围的一切。

  夜深了,老婆怕家里人不放心,和我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后,就要和我分
手,正在这时候我才发现我一步也走不了了,下身热麻、涨痛让我的两脚拉不开
栓、迈不动步了,老婆挽着我的胳膊、我搂着她的腰转游了好半天还是步履维艰
,而我离家还很远,这可怎幺办?

  我对老婆说:「我若是能把精掖放出来就好了。」

  老婆说:「往哪儿放?」

  我说:「放到你的屄里吧。」

  老婆说:「我的屄从今以后虽说永远归你享用,但第一次无论如何也得等到
洞房之夜」

  我说:「你帮我,用手。」

  老婆说:「我不会。」

  当她见我脱开裤带用手握住阴茎上下套弄想以手淫的方式放出精液时,她害
羞的背过脸说:「别弄了,留到新婚之夜给我留着吧。」

  我说:「精液有的是,但现在不射出去,我走不动道啊。你来用手接着。」

  老婆听话地在我的龟头下面双手接,我刚撸了几下,浓热的精液就喷涌而出
,老婆的双手接了满满的一捧。

  我对老婆说:「你吃了吧,很有营养。」

  老婆迟疑地用鼻子闻了闻说:「腥腥的,难闻死了。」说什幺也不吃就扔掉
了。

  虽说事过多年,但此情此景记忆犹新终生难忘。后来我和老婆又见了几次面
,儘管次次见面极尽缠绵,互相抚摩、亲吻、拥抱,但我们期盼着新婚之夜的美
好,强忍着性慾的熬煎没有突破最后的防线。

  半年后我们举行了婚礼,当时的形势及商品供应情况使得我们的婚礼简陋得
令人不堪回首,但毕竟是当时形势下的婚礼,得到街坊邻居及亲朋好友和父母的
认可,这不就是古往今来的人们举行婚礼的宗旨吗?

  来参加婚礼的最后一位客人走后,我关上了房门。开始了我的花烛洞房之夜
。这一夜在我的一生中抹下了浓重的一笔,让我终生难忘。

  我首先脱光了衣裤精赤条条的钻进了被窝等待着。而我的老婆却不慌不忙地
坐在一条小闆凳上洗脚。我趴在炕上不错眼珠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炕烧得挺热
,硬梆梆的阴茎叫火炕一烙浑身舒服又奇痒无比。

  我看着坐在闆凳上洗脚的女人,心中顿时升起一种异样的感觉:眼前这个女
人就是我的老婆?我怎幺这幺快就有了老婆了呢?这不是在梦中吧?我自从十七
、八岁性成熟以后,哪一天夜里不在作性梦?难道今天晚上就要美梦成真了吗?
难道从今以后我就可以天天晚上搂着这个女人睡觉,只要我需要我就可以肏她的
屄?

  我的女人终于慢吞吞地洗完了脚爬上炕来,坐在我的身旁,先是脱去了外面
的衣裤,露出了粉红色的衬衣和衬裤,接着脱去衬衣和衬裤,又露出了红色的三
角裤,上身则完全裸露在明亮的灯光下,我迫不及待地把她的三角裤拽掉之后,
盼了几十年的场景终于出现了:一个裸体女人与我同居一室等待着我去享用。

  在明亮的灯光下我的女人,皮肤白嫩、光滑、细腻,浑身上下洁白无暇,像
是粉雕玉凿似的,我的女人也是第一次与一个裸体男人在一起,脸上羞得粉红一
片,我女人的乳房小的可怜,显得胸脯平平的,奶头像个未十分成熟的樱桃;她
最让我着迷的地方是她的腹部下面那个长满了阴毛的地区,女人那个地方是我多
少年来日思夜想的神秘之地。

  看到这一切让我热血沸腾,我一把把我的女人搂到怀里,一个翻身边就把她
压在身子底下,没有前戏,没有温存,也没有一点点的思想和心理的準备,我就
像一只饥渴难耐的老虎恨不得一口把我的女人吞进肚子里。

  未等我的女人明白过来,我就挺起等待了好多几年、痒了好多几年、折磨了
我好多年的、从未尝过女人肉味的又粗又硬又热的高尔夫棒猛地捅向女人的下体
,第一次佔有女人,肏她的屄,那种急切和狂热使我忘记了一切,浑身上下热血
沸腾,火热的阴茎剑拔弩张,没头没脑地在女人的屄口处乱捅乱刺,终因大姑娘
坐轿--头一回--没有经验,不得其门而入。

  一顿手忙脚乱,只急得浑身冒汗。再看我的女人,紧闭着双眼,脸色苍白,
紧张得浑身发抖。后来还是在老婆用双手轻轻地分开了两片小阴唇,才让我的阴
茎找到了门路,我猛地把阴茎朝那个美妙的洞口插去,还是进不去,越是用力越
是疼痛,只觉得洞口乾涩、狭窄,我的阴茎猛烈地向洞口冲击、撞击,足有好几
十下我的阴茎像伞盖似的龟头才勉强地挤了进去。

  还没等我体验一下第一次肏女人的美妙的滋味,一阵不可抗拒的慾望铺天盖
地压了下来,一阵令我欲死欲仙的快感像电流一样从我的阴茎头传向腰部,传向
大脑,大脑阵阵发麻,又把这快感的电流迅速地传向全身的每一个细胞,让我全
身心地浸泡在无法形容、美妙绝伦的欢娱之中。

  稍过片刻,再看我的老婆,牙关紧咬,双目紧闭,脸色苍白,浑身抖个不停


  我当时想,难道天底下所有的女人在男人的身子底下都是这个样子吗?在朝
老婆的下身看,肉洞口处只有我灰白色的精液不停地流淌,丝毫不见我盼望已久
的处女之血,难道我的女人不是处女?不容我想得太多,阵阵睏倦袭来,上下眼
皮像是用胶水粘住了一样再也睁不开了,立刻沉入梦乡。

  终因是洞房之夜,心情高兴、激动,睡到半夜,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到身旁
的女人,立刻睡意全无,精神抖搂,又一次骑到老婆的身上又肏了起来。这一次
,我的阴茎顺利找到洞口,刚插入不到一半,老婆就疼得脸都变了形,也是未等
我作活塞抽插动作,只觉得阴茎头被老婆的阴道壁紧紧地包夹之下,精液沖关而
出,阴茎在老婆的阴道里一抖一抖地不停地喷洒播种我的种子。

  这一次,老婆让我破了瓜,鲜血伴着精液滚滚而出,染红了我的阴茎,染红
了老婆的大小阴唇,染红了事先铺在老婆屁股下的白毛巾。

  我紧紧地搂着老婆兴奋得不能自己,为老婆的处女之血而激动,为自己能亲
自给一个女人开苞而激动。后来在当晚零晨三点钟左右又干了老婆一次。新婚之
夜,我一夜肏了三回,过足了肏屄的瘾。可是,光顾着自己欢乐,全然不顾老婆
的感受,连女人的处女膜是什幺样都没来得及看清楚,留下了终生的遗憾。

  新婚之夜的无知与鲁莽,为我们的婚姻埋下悲剧的种子。

  几十年后在儿女成家立业之后,我和老婆终于在切不断理还乱的重重矛盾中
痛苦地选择了离婚,这是后话。

  第二天,老婆肚子疼了一个上午,后来她告诉我,结婚后好长的一段时间里
,走路很不得劲,屄里总觉得像是塞进了一根粗粗的木棒,涨涨的酸溜溜的好不
难过,她又告诉我,如果不是正式和我结婚,成了我的老婆,她是绝对不肯让我
上的。

  那个洞房花烛之夜留给她的是难以忘怀的恐怖和痛苦,当我跨上她的身体时
,她说她知道在她的下身要有故事发生,但到底在什幺部位却不得而知,因此当
我在她的屄里肆意喷洒精液的时候,她却因处女膜的破裂、流血而疼痛不已,在
我欲登仙境的美妙时刻,她却只有咬牙攥拳头的份儿了。

  一对无知的性盲就这样度过了人生最宝贵最难忘的新婚之夜。我难忘是出于
性交的美妙与快乐,老婆难忘是出于新婚之夜的疼痛。于是在日后的夫妻生活中
,老婆只有默默的承受很少享受性交的欢娱和高潮,久而久之,形成了性冷淡,
与我强烈的性需求形成了巨大的反差,双方由此而产生不和谐、矛盾、怨恨,最
后导緻不可避免的后果--离婚。

  在我结婚的那个年代是个谈性色变、没有人情味儿、对人类情感中最美好的
男欢女爱讳莫如深的年代。没有任何人,没有也根本找不到任何一本书籍告诉年
轻人应该怎样作和不该怎样作。但愿新时代的年轻人避免那个年代性盲的悲剧,
永远生活在男欢女爱的幸福之中。

  【全文完】